§文 淵 閣§

關於部落格
☆轉載請註明出處及著作人☆
  • 169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朝鮮廢除假髻的紀錄

正祖實錄 > 正祖實錄 三年(1779年) > 三年 二月 > 正祖 3年 2月 25日 ○庚辰/次對。 領議政金尙喆啓言: “儒賢宋德相, 頃以禁髢髮之意仰請, 而有商量博考之命矣。 百爾思之, 實無可以代髢者, 故不敢指的覆啓。” 上曰: “儒賢所達, 寔出祛奢崇儉之意。 然必得其永久可行之制, 然後髢髮可禁。 雖以花冠爲言, 而如又以珠玉、金貝加飾, 則其費反過於髢髮。 大抵末世移風, 莫非在上者之責。 予若躬行儉約, 如夏后之菲衣、周文之卑服, 使擧世觀感而風動, 則奢靡之習, 豈至是乎? 此予自反處也。 予於登極後, 先從宮中, 痛加禁斷, 昔之以髮者, 代之以木。 此假䯻之制, 而宮樣不可用於外間。 花冠亦品服也, 亦不可幷用於下賤, 此固難便矣。” 上又曰: “近來奢侈之習, 便成痼弊。 非特髢髮一事而已, 衣服飮食之奢靡、車馬第宅之華麗, 漸益侈大, 轉相倣效, 一人衣錦, 則百人隨之;一家崇墉, 則百家慕之, 浸染成俗, 莫可收拾。 其間或有食糲衣布、車弊馬羸者, 則衆笑而群咻之, 反以爲羞恥事。 然則, 人心之汚下ㆍ世道之日卑, 安得不至於此乎? 上之人, 旣不能躬先導率; 下之人, 又不能陳力矯捄。 非但不得導率, 而矯捄, 又從以推波助瀾, 可勝寒心? 朝廷搢紳之士, 皆能讀書慕古, 識解廉恥, 而猶不能矯捄變移, 況閭巷闉門之內, 婦人、女子, 其可責之以尙儉祛奢乎? 奢風之日靡, 侈俗之漸盛, 莫非予一人之故。 責躬之敎, 間發於綸音, 而感化無效, 徒歸不誠之科, 慨然之意, 或及於辭敎, 而丕變難期, 終爲應文之具。 每一循省, 只覺靦然而已。 自今以後, 上下共勉, 互相告戒, 各先自其家始, 父勉其子, 舅告其婦, 以錦玉爲可差, 以廉恥爲可貴, 日以漬之, 歲以磨之, 則旣往之弊, 漸可以矯, 方來之習, 將可以化。 似此不已, 俾有實效。 朝廷之上, 閭巷之間, 儉德是尙, 淳風日挽。 則此非但卿等之一家化之, 予亦於自省之暇, 必多有觀感而益勉者, 此豈非家國之幸乎? 或者曰: ‘今日矯捄之策, 不可徒言而感之。 必也重其禁, 而嚴其法。 犯者不饒, 違者必繩, 則庶可爲一分矯俗之道。’ 此言亦出於慨世之意。 而雖使臺諫廉探, 巫史監視, 此不過末世塗抹之政也。 予則以爲不然。 凡事欲捄其末, 必先探其本。 以禮樂、刑政言之, 禮樂, 本也;刑政, 末也。 不可捨禮樂, 而徒尙刑政。 設禁立法, 非無舊制, 而旣無實效。 則以今日習俗, 固難望一朝之變革。 雖日加鞭扑而禁之, 亦何益之有哉? 予亦思之熟矣。 卿等各自勉飭, 無負予諄諄之意。 則雖於期月之內, 自有丕變之效。 使儒賢還朝之後, 得見澆俗之少變, 侈習之漸革。 則不特幸其言之不歸空言, 亦必感卿等協贊之效, 豈不美哉?” 尙喆等曰: “承此下敎, 爲殿下臣子者, 孰敢不承奉, 而對揚其萬一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