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淵 閣§

關於部落格
☆轉載請註明出處及著作人☆
  • 1691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宗的靖國功臣-南袞

南袞,1471——1527,本貫宜寧,字士華,號止亭、知足堂。他,是朝鮮王朝開國功臣南在的子孫。這個開國功臣南在不僅僅是朝鮮王朝的奠基人之一,而且,他也是幫助太宗李芳遠篡奪王位的功臣之一。之後,在李芳遠登位初期,南在出任了領議政,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南袞身為名門權臣之後,自然是家財萬貫、富貴不愁了。 雖然說是如此,但南袞還是堅持苦讀。這也許就與宜甯南氏家族嚴格的家教有關。在他讀書成長的道路上,有一個大人物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他就是朝鮮時代的大儒學者金宗直。依靠著名門的關係,南袞要認識像金宗直這樣的人物不是什麼難事。而且,通過與金宗直等大文人的接觸,南袞自身的文學造詣有了相當大的成就。就在二十三歲的那年,南袞就以一個生員的身份在別試文科乙科的考試中取得了優異的成績。不久,南袞受到了名臣金詮、申用漑等人的提拔進入了弘文館工作,並在殿廷考試中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績。當時的實權者仁粹大妃相當賞識南袞,而文人墨客以及像金宗直這樣的儒生都把南袞當作是新進士林派的代表人物。不過,燕山君發動的甲子士禍也讓南袞這個士林派遭到了一定的打擊,被流配到了邊疆,中宗反正時回到了朝廷。 或許讓人很難想像,這樣一個士林派的人物後來會走上與勳舊派同流合污的道路。在南袞的轉變過程中,有一個人給了他很大的助力。這個人就是當時的靖國一等功臣柳子光。柳子光是跟隨朴元宗、柳順汀、成希顏、洪景舟等人發動政變推翻燕山君擁立中宗為王的重要功臣。而且,反正成功後,柳子光在朴元宗的授意下,負責撰寫一百多位功臣名錄的人。當時,很多官員為了得到功臣的稱號,不斷賄賂柳子光,希望能把自己的名字寫進功臣名錄當中。雖然沒有明確的記錄表明南袞有無賄賂柳子光,但柳子光的確是大大提拔了南袞。比如,南袞揭發朴耕、金公著的謀反罪,被封為嘉善大夫。事實上南袞並沒有出多大的力,這個嘉善大夫的稱號顯然是出自柳子光之手了。從後來南袞為柳子光作傳這件事就能看出,南袞對柳子光的感激之情。在後來的十多年裏,南袞的仕途幾乎是一帆風順,在出任了大司憲之後,又得到了士林派推崇前輩鄭光弼的舉薦,當上了知中樞府事。到目前為止,雖然說南袞已經逐漸蛻變為一個勳舊派人物,但仍然沒有與士林派發生對立。或者說是,士林派還沒有看清南袞的轉變。 1515年發生了一件事,這件事很容易地就讓南袞和士林派走上了對立面。當時中宗的第二任王妃章敬王后尹氏薨逝,朝廷大臣們為了給中宗再找個新王妃而產生了衝突。以領議政柳順汀為首的功臣派主張新王妃的人選應當從後宮中選取(因為許多後宮都是功臣的親戚女兒),以朴祥、金淨為首士林派主張將被廢的第一任王妃慎氏復位。由於中宗的第一任王妃慎氏是被功臣們推翻的前國王燕山君的重臣慎守勤的女兒,所以在中宗反正之際就將其廢位。如果恢復她的王妃之位的話,必然對功臣派產生不利的影響。而且,將功臣派視為眼中釘士林派也將通過這個機會在朝廷中驅除功臣派的勢力。因此,功臣派與士林派的大衝突是無法避免的。 身為士林派重要人物的南袞,竟然在這個關鍵時刻,選擇站到了功臣派一邊。對於這樣的舉動,世人很不理解,包括了曾經提拔過南袞的左議政鄭光弼。鄭光弼也是士林派出身,並且為官中正清廉,即便是在功臣派眼裏也是頗有聲望。在當時王妃之爭中,鄭光弼作為朝廷重臣,不便直接參與對立雙方任何一邊,但他內心是支持士林派的。同時,他也希望南袞能夠幫助他,幫助慎妃復位,幫助士林派掌權。可是,南袞堅定地擁護功臣派的政治主張,並強烈地反對朴祥和金淨等人提出的《慎氏復位上疏》。根據筆者個人的分析,柳子光對南袞的選擇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南袞心思縝密又聰明絕頂,是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所作所為會馬上受到士林派的排斥,並從此背上“小人”的駡名。但與柳順汀、柳子光的關係顯然比名望更來的重要。另外,南袞可能也認為士林派此刻的力量還遠遠不及功臣派,如果站到了士林派一邊,很快就會被功臣派剷除。與權臣相抗衡是吃力不討好的。這點,南袞自己也有經歷。當年他在甲子士禍時被流放邊疆,很大程度上也是由於自己是士林派的身份而遭來了暴君燕山君的嫉恨。所以,南袞投靠功臣派,也是事出必然。 王妃之爭總算是被金安老的“兩是論”平息。南袞也在幾年後出任禮曹判書。1518年,南袞作為奏請使前往明朝北京,擔負起了“宗系辯誣”的重任。所謂的“宗系辯誣”,是指朝鮮王室出身本土性的問題。這個問題從太祖李成桂開國起始,就是明朝與朝鮮之間外交上的老生常談的話題。談了一百多年都沒有解決。中宗選擇南袞來繼續承擔這個外交難題,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看中他的出眾的辯才。南袞的這次出使,雖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但總算是邁出了堅實的一步,奠定了解決的基礎。 就在南袞從北京回到朝鮮後,他人生中的又一個重要人物,或許也是最重要的人物——沈貞走到了他的身邊。沈貞是中宗反正的第三等靖國功臣之一,被封為“花川君”。而他能夠得到這個功臣稱號,很大程度上也是有賴於柳子光的提拔。另外,沈貞與反正第一功臣朴元宗的養女敬嬪朴氏保持著密切的關係。敬嬪朴氏是功臣派在後宮中最重要的內援。南袞與沈貞走到一起,大大提高了他在功臣派中的地位。不過,沈貞是武官出身,向來受到了士林派的排斥。士林派的領袖趙光祖曾經成功阻止沈貞出任刑曹判書,令沈貞懷恨在心。南袞與沈貞組黨,對他打擊士林派的勢力是有幫助的。但反過來說,南袞更加是士林派的死對頭了。士林派和世人將南袞與沈貞這個政治組合勢力,稱作“袞貞派”。 “袞貞”這個說法,明白無誤地表明瞭南袞與沈貞之間的強烈的親密關係。南袞與沈貞是同年出生,世人謠傳他們結拜兄弟,感情頗深。這一點是有很大可能性的。不過,政治上的團結合作應該比感情上的友誼顯得更為重要。1519年發生的“己卯士禍”又一次加固了這個政治派別的團結。南袞和沈貞為了驅除以趙光祖為首士林派的勢力,抬出了功臣派元老“南陽君”洪景舟,大肆打擊士林派,殺死了趙光祖、金淨等首腦人物。南袞做出的這種殘酷打壓政敵的行為,立刻遭到了世人的唾駡。至此,幾乎沒有人會相信南袞是個士林派出身的官員,南袞的形象也是一落千丈。 不過,從官場政治的角度來看,南袞聯合沈貞除掉了趙光祖,對他的仕途產生了極大的幫助。士禍剛剛結束,擔任領議政的鄭光弼就被趕下臺。南袞扶持早年對他有恩的元老大臣金詮出任領議政,而他自己則擔任左議政。三年後,南袞又趕走了他的另一個政敵金安老(金詮的侄子),坐上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領議政的位子。官場上的勝利掩蓋了名望上的失利,卻也吞噬了南袞的良心,讓他往“小人”的道路上更進了一大步。 事業到達頂峰的南袞,難免有水滿則溢月盈則虧的一天。在南袞的晚年,他與沈貞之間的感情有了滑坡。與沈貞的不睦也讓敬嬪朴氏與南袞漸行漸遠。隨著洪景舟等老功臣的辭世,得到功臣派支持的南袞也開始力不從心。與此同時,沈貞開始集結起了他的勢力。金克愊、李沆、張順孫等人聚集到了沈貞而非南袞麾下。遭受排擠的南袞於1527年黯然逝世。 這位曾經震驚天下壓制士林的奸臣南袞居然得到了壽終正寢的結局,令世人又是吃驚又是遺憾。傳說南袞臨死前,囑咐家人將他生前寫過的文章詩詞全部燒毀。南袞的文章在當時可謂出類拔萃,早年還得到仁粹大妃的欣賞。但他堅持將文章詩詞燒毀,或許真的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他也終於在人生最後一刻,也就是在官場上遭致排擠之際,意識到了過去一切的罪孽。所謂的榮華富貴猶如過眼雲煙。說起文章才能,南袞決不在趙光祖之下,但真到了死後,南袞只留下了一世駡名而已。 中宗給南袞的諡號是“文景”。不過遭到了士林派強烈的反對。1558年,國王明宗終於在當時已經掌握政權的士林派的彈劾之下,廢除了南袞的諡號,並追奪了他的官職,不久,甚至連南袞的先祖南在等人的官職也被追削。宜甯南氏竟落到這樣一個淒慘的下場。好在南袞的親生弟弟南褒沒有被“連坐”,總算給宜甯南氏留下了一條重振雄風的後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