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淵 閣§

關於部落格
☆轉載請註明出處及著作人☆
  • 169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龜城君

龜城君,單名浚(이준),生於世宗二十三年(西元1441年),父親是臨瀛大君李璆(世宗嫡四子,1420-1469),母親是南氏(本貫宜寧),正室為韓氏,岳父是清川君韓伯倫。 世祖十一年(西元1465年)一月八日 咸吉道的別監金束時奉命至他處辦事,途中經過安邊,當時天色以晚,所以,借宿於內需所的奴隸貴敏的家,與貴敏飲酒作樂,而貴敏早已看臨瀛大君不順眼,想藉故陷害他,所以連同其子龜城君及金束時一同誣告,遂散佈謠言「我隨臨瀛大君叛變、作亂。」還說「龜城君是天下大將軍,我願意一旁侍候他。」迎貴、金允等人聽聞此言之後,將貴敏逮捕,之後,世祖親臨丕顯閣,親自審問貴敏、迎貴、束時等人,遂告訴宰樞「斷罪有什麼難?一般人會這種話一定是有那種居心,但寡人得知臨瀛大君、龜城君並無謀反心,既然沒有謀反之心,何來逆言?而金束時也沒有理由說謀反的言論,所以,一定是貴敏血口噴人,只要將貴敏斬首,這樣就合情合理了!」,接著傳令於義禁府:「貴敏斬首,迎貴、金允,聽到貴敏言論之後不立即告發,各杖刑一百,金束時以官員身份出入民家,飲酒作樂,也杖刑一百,並收其告身!」 世祖十一年(西元1465年)九月四日 世祖召宗宰、承旨等人說:「內人德中[註1]以諺文寫成一封書信,交予宦官崔湖、金仲湖等人,請他們將此封書信轉交龜城君,內容是內人德中暗戀龜城君,且龜城君及其父臨瀛大君都已經看過這封書信。宦官有點知識,聽從一名內人的話,就傳給外人,其罪不輕,我要明正典形,況且古人說『匪教匪誨,時惟婦寺。』我要將那兩名宦官治予重罪。」接著將崔湖、金仲湖二人綑綁前來,給予杖刑行求,兩人都承認此事,世祖便命令將兩名宦官拖出門外杖刑至死。至於內人德中的罪行是罪無可恕,一則污篾宗親,一則陷害宦官,原本該殺她的,但她服侍寡人已久,欲寬貸她,各位的意思如何?」所有官員同聲而語「可以判她死刑。」世祖便說「寡人便判她死刑,以正人心。」召金處善說「你的罪行也不小,不過,現在兇手已經伏誅,就赦免你吧。」而龜城君在一旁表現的非常傍惶、恐懼,世祖說「你為什麼要恐懼呢?罪在她不在你!你行的正坐的端,何必怕人說!」之後,便設宴,要龜城君起舞歡樂,接著又要所有宗親起舞,直到午時才結束。 世祖十三年(西元1467年)一月九日 龜城君及仁山君洪允成兼任五衛都摠管。 世祖十三年(西元1467年)五月十七日 此時李施愛舉兵叛變,世祖親臨大造殿,召綾城君具致寬、左贊成曹錫文、都承旨尹弼商等商討平定李施愛的策略,以密城君琛領兵前往,密城君領命之後疾速前往,以龜城君為咸吉、江原、平安、黃海四道的兵馬都摠使,曹錫文為副官。 三個月後,終於平定李施愛之亂。 世祖十三年(西元1467年)九月二十日 以龜城君兼任五衛都府都摠管。 世祖十三年(西元1467年)九月二十五日 世祖傳旨掌隸院,賜龜城君奴婢三十人。 世祖十三年(西元1467年)十月一日 賜《武經》、《行軍須知》、《兵將說》、《兵要》予龜城君。 世祖十三年(西元1467年)十月二十二日 龜城君準備迎娶妻子,世祖便傳旨尚衣院「下賜緜布裌團領、綿紬襦帖裏、綿紬襦裹肚、緜紬單袴各二領、綿紬襦塔胡、綿紬裌塔胡、草綠綿紬襦傍褶兒、緜布裌傍褶兒各一領、大紅段子露衣、大紅段子裌長衫、白段子裌襪裙、生綃襪裙、綿紬汗衫、藍綃裌短襖子、綿紬襦好袖各一領、綿紬襦短襖子、緜紬襦裙、緜紬單裏衣、綿紬裌裙各二領、紅羅雌黃畫帶一腰、段子五指一事」 世祖十三年(西元1467年)十二月十六日 因司饔院大火,龜城君、具致寬、金國光、南怡等人救火有功,賜馬一匹。 世祖十四年(西元1468年)七月十七日 任龜城君為領議政。世祖對他是讚賞有佳,臨瀛大君聽聞之後,入宮晉見世祖:「小犬年紀輕、資質愚鈍,不宜擔任首相一職,請殿下收回成命。」世祖不答應臨瀛大君的請求,便令下人設宴與臨瀛大君一同飲酒。 世祖十四年(西元1468年)七月十九日 世祖健康愈來愈差,召高靈君申叔舟、綾城君具致寬、上黨君韓明澮,寧城君崔恒、延城君朴元亨、昌寧君曹錫文、右議政金碪等人商討欲將王位傳給世子一事,經過一番爭論之後,讓位一事就此作罷。接著,命世子坐在思政殿月廊,與申叔舟等人議定國事,軍國大事則與永順君、龜城君商討。 世祖十四年(西元1468年)九月七日 世祖早上讓位於世子,當天晚上駕崩。 睿宗即位年(西元1468年)十月二十八日 睿宗欲策封功臣,分成三等,申叔舟:「一等曰輸忠保社炳幾定難翊戴,二等曰輸忠保社定難翊戴,三等曰推忠定難翊戴。」之後,傳旨於吏曹:「高靈君申叔舟……為一等功臣,密城君琛、德源君曙、永順君溥、龜城君……為二等功臣,河東君鄭麟趾……為三等功臣。」 睿宗即位年(西元1468年)十月三十日 受封的功臣,正式的封爵為「……(前略),浚(龜城君名)精忠出氣布義敵愾保社定難翊戴功臣顯祿大夫議政府領議政龜城君……」 成宗元年(西元1470年)一月十三日 申叔舟:「龜城君於世祖時,與內人德中暗中來往,罪無可恕,世祖對他特別眷愛庇護,才有今天。但他仗著世祖寵信、帶兵有功,目中無人,希望大王大妃(貞熹王后)能夠將他廢為庶人,流配外地。」大王大妃表示「那些都只是小人惡意造謠罷了,龜城君與內人德中暗中來往一事,世祖在世時也說了那都是不實之事,今日不可追論,現在當然也是!」申叔舟欲將龜城君治罪一事,請示了三次,三次都被大王大妃駁回。 成宗元年(西元1470年)一月十四日 文武二品以上官員聚集宮廷大殿各陳時弊,河東君鄭麟趾等人:「龜城君得罪先王,今日又被小人所指控,實在不宜在京城,請將他置於外地。」大王大妃親臨崇文堂,將議政府、政丞、六曹判書及密城君琛、永順君溥、河城君鄭顯祖、承旨等入內,大王大妃:「龜城君特別受世祖的眷愛,今日若將他黜於外地,恐怕有違世祖之意。」申叔舟「龜城君在世祖時,已犯大罪,世祖友愛臨瀛大君(世祖是臨瀛大君的兄長)的關係,不忍將他置罪,今時今日,世祖也無法寬容,請大王大妃裁示。」大王大妃:「唉…不得已只好順從你們的意思。」之後,申叔舟等人退下商討如何處置龜城君一事,議書上寫:「龜城君,削功臣籍,收職牒,安置於慶尚道寧海府,籍沒家產。」大王大妃:「要讓他安心的去,不可讓他在途中受罪。」申叔舟:「義禁府郎廳二人、部將一人,率羅將二人、軍士二十人,押行護送,到達安置之處,屆時由當地官府給予糧米、食物。」大王大妃應允。 成宗十年(西元1479年) 龜城君病逝於慶尚道寧海府。 直到肅宗時,參判李選,上疏訟冤,肅宗下令恢復其勳爵。 正祖十三年(西元1789年)二月十六日 禮曹表示:「前守門將李喜大欲為其十世旁祖”故領議政龜城君”修塚。」正祖問:「墓地在何處?直系子孫是誰?」禮曹回:「參考其譜牒後,得知龜城君無子嗣,其墓地在楊州。」正祖下教旨:「派人守塚並禁止在墓地旁伐木。」 高宗九年(西元1872年)十二月三日 高宗下令以撫安大君芳蕃(太祖嫡七子,神德王后康氏生)玄孫會原君崢為龜城君立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