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淵 閣§

關於部落格
☆轉載請註明出處及著作人☆
  • 169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朝鮮史上的淫女〝於于同〞

以下內容來自於《成宗實錄》: 於于同,亦可作”於乙于同”,為承文院知事朴允昌的女兒。 於于同嫁給泰江守-仝(音讀作”同”),有次,泰江守邀請銀匠來到家中,請銀匠為他製作銀器,於于同看到這位銀匠之後,心裡對他產生邪念,便假扮女僕,和他聊天說想要和他享受閨房之樂。泰江守知道之後,非常的生氣便將她休掉,於于同被丈夫休掉之後,回到娘家,獨自一人坐在房中感到非常悲哀,此時,一旁的女婢對她說:「人生短短幾十年,傷心有什麼用呢?有位名叫吳從年的人,曾任憲府都吏,長的比泰江守還要俊俏,其家族背景也不差,可以和小姐妳匹配,如果,主人有意思的話,我會為主人安排。」於于同點頭答應。隔天,女婢便帶吳從年來到,於于同便邀他進入受享閨房之樂。 之後,於于同經過方山守-瀾的家門前,方山守邀她進入享受閨房之樂,兩人的感情很好,方山守便將她的名字寫在他的手臂上當作記號。到了端午節,於于同打扮的非常漂亮出門,在城西玩鞦韆,守山守-驥看到她之後,心裏對她有意思,便問於于同的女婢:「這是哪家的姑娘?」女婢回:「內禁衛的小妾。」之後,便邀於于同到南陽的家中享受閨房之樂。 典醫監的生徒朴強昌,因為賣奴婢而到於于同家中,問這個奴婢值多少錢?於于同出來後,朴強昌選中了她,於于同便邀他進入閨房之樂,朴強昌也很愛她,也把她的名字刻在手臂上。 之後,又有李謹之,聽到於于同喜好淫色,也想和她享受閨房之樂,便登門拜訪,自稱是方山守的朋友,於于同看到他之後,非常謹慎,之後也與他發生關係。 內禁衛具詮,住在於于同隔壁,有一天,看到於于同在花園,非常美麗便翻牆,到房裡與她發生關係。 生員李承彥,曾駐立在家門前,看到於于同經過,問女婢:「有沒有新來的娼妓?」女婢:「有。」李承彥便尾隨,到了她家後,於于同拿起琵琶彈奏,於于同問他的姓名說:「您說您叫李生員,長安有這麼多李生員,怎麼知道您是哪位呢?」李承彥回:「春陽君的女婿李生員,有誰不知道?」,之後,與她過夜。 學諭(官職名)洪璨,因為及第而遊街,經過方山守家門時,於于同看到後,有了想要和他發生關係的念頭,之後,在路途中遇到他,於于同把袖子微微的遮住她的臉,洪璨看了之後非常心動,到他家與她發生關係。 之後,有位書吏甘義享,在路上遇到於于同,挑逗於于同並跟隨她回家與她發生關係,之後,更將她名字刻在背上。 密城君家中有個家奴名叫知巨非,也想要和她發生關係。有天晚上,看到於于同外出,問她:「一個婦道人家為什麼會在夜裡外出?如果,我大叫的話,這個地方的人都知道,到時候,就會引起牢獄之災!」於于同感到恐怖,便請他到她家與她發生關係。 之後,方山守也在獄中對於于同說:「以前和那麼多人發生關係,都沒被判重罪,如果,妳把他們都供出來的話,妳即可免除重罪。」於于同聽了之後,就將和她發生過關係的人列了出來,方山守列了魚有沼、盧公弼、金世勣、金偁、金暉、鄭叔墀,檢查過後沒有與她發生關係,方山守說:「魚有沼曾在於于同住家隔壁借宿,暗中派人邀請她到這裡,在祠堂裡發生關係,之後,送她玉環為信物。金暉在社稷洞與於于同相遇,借了路邊的住家與她發生關係。」 之後,尹弼商、洪應、韓繼禧、李克培等官員說:「以於于同這樣的罪行,罪不至死,但她是士族之女、宗親之妻,恣行淫慾,無論親戚貴賤,都可以發生關係, 還主動挑逗對方,這樣的人簡直是傷風敗俗。所以,臣等建議將她處死。」 最後,成宗十一年七月,成宗下令將於于同絞死。 方山守瀾、守山守驥因為私通泰江守仝之妻,所以,處於杖刑一百、徒刑三年,並追奪告身,兩人分別流放昆陽、井邑。密城君的家奴知巨非被處以極刑,其餘人等分別被判以重罪。 其中,李承彥原本有罪,但後來,司憲府的持平(正五品)曹偉對成宗說「李承彥擅長射箭,又精通音律,是個人才,可以任用。」成宗聽了之後,便應允。 人物簡介: 泰江守仝 祖父是孝寧大君,父親是孝寧大君的嫡五子永川君定 泰江守是庶長子,在成宗九年時愛上一個女妓”燕輕飛”,而拋棄妻子朴氏,宗簿寺知道之後,告知成宗,成宗聽了之後,讓朴氏與泰江守復合,收回泰江守的告身。之後,泰江守娶了於于同又將她休掉,於于同又被絞死,官員請示成宗是否將她從璿源系譜中除名?成宗答應官員的請求。在朴氏過世之後,泰江守又娶了縣令申俶的女兒。 方山守瀾 父親是桂陽君璯(世宗庶二子,慎嬪金氏出) 方山守娶直長鄭繼銀的女兒。 守山守驥 祖父是石保君福生(定宗庶九子,淑儀尹氏出) 父親是燕山副正勑 守山守娶金熊的女兒 春陽君徠的祖父是孝寧大君,父親是寶城君。 密城君琛,是世宗的庶五子,慎嬪金氏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